查看:440 回复:0 发表于 2016-9-1 11:52
懒女人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打印    举报
跳转到指定楼层

宁家的那方铜墨盒 [复制链接]

宁家的那方铜墨盒
李克正

    小时候常听村子里地老人们在闲聊时,议论宁家人如何、如何。那会儿不懂事也听不明白,听后转过身就忘了。直到十二三岁失学后,常与村子的同伴到小城的街道上去转悠,方清楚了,宁家原来是大良村人。大良村在我们的村西,相距约有一里路远,可以说是城角挂城角。并且隶属一个大队管辖,两个村子的人相互都比较熟悉。宁家的老院子在大良村子的西头,我们每次到已初具规模的城区里去,都要从他家门前经过。直到几十年后的今天我还能清楚地记得,他家面南的门楼下那两扇已显陈旧颜色灰白的大木门。当然以后也见过宁毅候老先生和宁家的一些其他人。但那时心无定性,且并与他们不在一个村子里居住,因而对他家的景况所知甚少,仅知他们是大良村子的人而已。
在上一世纪的六七十年代,农村正是大锅饭时段。政治运动一个接着一个,社教运动还没有彻底结束,文化大革命又席卷而来,破四旧立四新抄家风潮如火如荼。听说宁家也被红卫兵抄了,将他家的不少古籍文本和一些历代名家字画毁掉或没收了。那时这些说法我也只是听说而已,因为我家也面临着和他家同样地景况,自顾不暇哪有闲情去看别人家的热闹呢!
但就在那年的冬天,一日我到邻居家去借一样东西。进他家门后见到本村的几个风云人物,正围在一张桌子上用毛笔在写大字报。他们在写什么倒没引起我的兴趣,但摆在桌面上的一方铜墨盒却吸引住了我的目光。它方方正正大小约有十公分左右,白白的亮色中浸透着些许黄色,盒沿边凝垢的点点墨浆仿佛在向人们诉说着岁月的悠长。墨盒盖的中央碉刻着孙中山先生的正面画像,像的两边隽刻着他那句著名的临终遗言: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在文革的大潮中孙中山的这三个字人们已经不太提及,但他的画像我是认识的,那是我在上学时,在历史课本上见过他的画像插图,但他的这两句话我却是第一次见到。虽然在以后漫长的岁月里,我也读过不少论及他的众多文章,或在多部影视剧中都见到过这两句话。但能让我至今记住这句话还得归功於那方铜墨盒。大字报写完了,那几位人物把写好的东西卷起拿着出门去了。但铜墨盒却还放在桌子上,铜墨盒在那时是个稀罕物。在此前我从来没有见到过,我拿起了它走到屋外光亮处仔细的端详着,有点爱不释手了。此时邻人告诉我:它是宁家的物件,听人家说那还是国民党的大佬于右任赠送给宁毅侯的呢,抄家时宁毅侯将它揣到怀里,是红卫兵在他身上搜出来的。听完邻人的话,我顿觉得手中的墨盒沉甸甸的,心中隐隐有种难以名状的感觉,好似有一股寒气从脚底刮起顿觉身上冷冷的,默然的将那墨盒放回原处悄然回家了。日月如梭,几十年过去了,至此后我就再也没有见到过那方曾经属于宁家的铜墨盒。但它让我记住了孙中山先生的那句著名的话语,也让我记住了大良村宁家和他那个家族的灵魂性人物,宁毅候先生。
    改革开放后,国家的政策好了。宁家也重新得到了他应有地尊重,毅候先生虽早已过世,但他生前对中国革命和对家乡做出的巨大贡献得到了政府和社会上的肯定与认可,他的事迹在小城出版的报纸上和各种刊物上进行了大量的报道,就连区志办和区政协编纂的阎良区志与阎良村情上都用不小的篇幅详细记载了宁老先生的生平和他做出的贡献。
宁老先生祖籍山东莱芜县,於清光绪年间移居陕西关中阎良,至今已有一百余年之久。其祖上到陕后的详情我不得而知,但宁老先生之祖父宁振卫在清未宣统三年与同村另几人发起,为后来的山东移民在其村西义筑城堡并捐银捐工之善举是有碑石为证的。此碑石虽是我前几年偶尔发现的,现时已辗转至一鲁姓人家保存着。从此石的简略记述上看,如详思之,也能折映出宁老先生祖上几代先辈绝非是平庸之人,他们肯定是深受中国传统文化氛围熏陶和俱有优良家风传承的人。从宁老先生之祖父宁振卫倡行筑城义举一事,就能窥见出宁家历代之家风不同于寻常。
宁老先生出生于清朝末期,成长于祖国多灾多难饱受列强凌辱之时代,身心深受中华传统文化的熏染。早已将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家国情怀视为己任。因而辛亥革命在武昌爆发后,宁老先生还是在西安读书的青年学子,就与同学们加入了响应武昌起义的洪汉军。走上街头维持秩序,并向群众宣传辛亥革命的重大意义和西安反正响应之真相。后又参加了陕西靖国军,追随於总司令于右任在军需处任职,后又被于右任先生委任为同官知事。据有关资料记载,在以后的日子里,他曾先后在国民联军和国民革命军第二集团军司令部任秘书并参与军机。数年间与陕西的风云人物杨虎城、李虎臣等名流多有来往。在西安居住期间他曾会同阎良当地名绅朱任天、朱鸿夫,先后两次拜见过主持陕务的杨虎城将军。一、为西铜铁路东延一事,据说西铜线初规划时是途经三原地界瓦头坡处转弯北上铜川,后经二朱、宁老先生与杨将军协商向东延展至阎良处北上。唯此一举,为阎良后来的发展争取了难得的机遇。二、民国时期国是维艰战乱频仍,教育事业凋零。关中地区虽古来有天府之国之称,局面稍好於别处。但就临潼渭河以北十八镇而言,据现有关史料记载,硕果仅存的也只有关山镇有一规模尚为完整的关山完小和四维中学,却也都举步维艰。况且关山镇与阎良相距近乎于二十公里之远,交通有极不方便,即就是阎良有些人家欲让孩子去在那上学,但因诸多不便也就望而却步了。三位先辈着眼于少年弟子们的和闫良地区的未来,就筹建闫良小学一事,再一次的晋见了杨将军。杨将军确系伟人胸襟,遇此利国利民之善举岂能不应。他爽快的答应了,而且个人捐助大洋伍佰并亲书校名闫良小学的校牌。几十年过去了,悠悠岁月间早已物是人非了,如今学校还在,但那块弥足珍贵的校牌早就不知去向了。做为现今的闫良人,眼见今日闫良的辉煌。我们怎么能不感念先辈们的劳苦功高和他们的家国情怀及远见卓识。平心而论以上二事的结果居功至伟者当数宁老先生。朱任天、朱鸿夫二人虽也是地方名绅,但身居民间,不可能与高层有所来往。唯有宁老先生的经历与资历俱备了直达高处的条件。因此应该肯定的说以上二事的成功宁佬的作用当为第一。
宁老先生成长于中国传统文化的沃土之中,深受儒家学说之滋养。渐长后又受西方先进文化之熏陶。因而他俱备了一般人不可能有的学养、胆识和境界。胸怀非凡志,必做非常事。在一九四零年时,大片国土沦丧于日寇之手,中华民族处于生死存亡之际,国共两党携手并肩抗日。局势正陷入胶着僵持阶段,灾难深重的神州大地前途命运处于风雨飘摇之中。究竟来日花落谁家谁住沉浮,在中华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几方政治势力在搏弈的过程中,谁能胜出的局势尚不明朗。宁老先生虽身系旧政府官员,他却以民族大义为重。毅然决然选择了深孚民望和代表了中国前途与光明的中国共产党。与当地的共产党地下组织保持着密切联系,并利用自己的特别身份和名望掩护和帮助过谈国帆、尹省三、王志温等多名地下党员的革命活动。宁老先生是一位饱学之士,家中藏书必然颇丰。当他得悉当时在延安的党中央需要一批古典文籍时,就毫不犹豫将其仅有的一套万有文库二千余册及少年百科全书、辞源等书籍捐赠于陕甘宁边区。,据说时值于百余石小麦。我依稀地记得西飞的报纸在多年前报道宁老先生这一壮举时,曾披露当时在全国的万有文库完整版仅存四部,其中就包括宁老先生的这一部。足见它的稀缺与珍贵,唯此一举宁老先生的高风亮节及对中国革命的贡献,就可见其意义之重要与非凡,绝不是那一百担小麦可相比论及的。
新中国成立后,党和人民政府并没有忘记宁毅候老先生。给于了他很高的荣誉和评价,他曾以开明人士的身份先后被推选为临潼县人民代表、政协委员等职务。在文革期间高龄的宁老先生难免受到迫害与凌辱,但那是一段让整个中国人蒙羞的时候,宁老先生已过世几十年了,现在我不愿在此多提及那些令人心痛的事情。
至此我又记起了那方铜墨盒,宁老先生至瞑目肯定没再见到过它。但是我想它早已铭刻在了宁老先生的心中,融化为浓浓地文香沁入进了宁家人的血脉之中。宁老先生育有三子,自幼从受育家塾的严格之教。腹中的学问才华且不论,且都有一笔漂亮的毛笔字。他的大儿子宁一民我不熟悉,但在文革期间,属与黑五类身份的他,却被红卫兵指名挖掘出来,专门指导大队成立的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的节目排练。革命样板戏沙家滨和奇袭白虎团,就是在他的指导排练下取得了很好的演出效果。我那时虽不是红卫兵小将也不是演员,但半拉小伙子的我,那会儿时不时的到大队宣传队排练节目的地方去看热闹。至今还能记得宁一民给那些涂脂抹粉的青年男女们,一招一式的给做着示范和口中不停的说着戏文的神态。叙述到此我情不止禁的笑了,觉得这好像是一个黑色的幽默。在那个特殊的年代,一个黑五类分子却能给文艺宣传队编排指导革命样板戏。平日里那些狂呼口号不可一势的人都到那儿去了呢?宁老先生的二儿子宁化民我接触还是比较多的,他完全可以算得上是一个能人。心灵手巧见啥会啥,瓦工木工皆都是自学成才,他经常帮村子人扎顶棚筑灶台,而且活计都做的漂亮精巧。我还曾听人讲过在农业社期间,有一年间要搞一个什么活动,有一项节目是舞狮子,那只神气十足活灵活现的狮子就是宁化民用废旧的材料做成的。他的字我也曾有幸见识过。那还是在文革时的大锅饭年代,农业社在村子东南方的狼窝沟修建了一座水库。水库两岸的岩壁上,那两排足有一米大小白底黑字的领袖语录:农业学大寨、水利是农业的命脉的方正楷书,就是宁化民偶显笔墨功夫的作品。当时多少识者见后无不惊叹,私底下不少人都为身处逆境的宁化民深深惋惜。我那时也在水库上干活,自然目睹了在那特殊年代,人们经常挂在嘴边的那两行字。那也是我第一次欣赏到宁化民的字。也是至今唯一的一次。多年过去了,水库早已不在了,那两行字自然也不在了,就连书写者本人也都英年早逝了。其三子宁育民老师现已八十有余,一生从事教育事业,可以说桃李菲芳。他那一笔颇见童子功功底的魏碑行书,洒脱自如如行云流水却方正端庄瑛映庙堂气象。多年来他的墨宝深受社会各界喜爱,据说市政府组团赴日本文化交流时曾将其墨宝做为礼品广赠於不少日本人士。宁老师温文尔雅颇俱儒者风范,倾其一生为社会为国家,至六十多岁与教育岗位退下来后,又在区关工委忙碌多年,八十岁后方赋闲在家,但其家国情怀初衷不改,整日还在关心着家乡和国家的发展与进步。可以这样说,宁育民老师是小城的一介名士,但他更是当今宁家家风的标志性人物和家风的承先启后者。
长江后浪推前浪,江山代有人才出。在宁老师之后的侄男子弟中也不乏出类拔粹之人,宁鼎立、宁英立弟兄们在其一方也是响当当的人物,特别是英立更是在经营方面有其高人一筹的能力。将其经营的几项事业做得有声有色,虽说英立的事情与文化无涉也与本文立意不符,但一滴水能映显大千世界,就此一端也表现出了宁家人特有的秉异天赋与立世能力。
宁本立,宁育民老师之子,成人后一直在政府各部门任职直至退休。他深受家风之熏陶,幼即喜文弄墨,后专功於柳公权、于右任、启功等名家书帖多年。终自成一体,真草隶篆都俱极高造诣。但他为人低调不事张扬,他常自谦的说,自己唯有行书与草体还算勉强,别的只是会写而已。他这样讲是他的品性学养所致,其实他的书法高度已经得到了社会各界的广泛认可。其书法作品已经被收入中华书画名家集,在纪念改革开放三十周年中华书法艺术大赛中荣获金奖和中华爱国艺术家奖,在其它名目繁多的参赛中也曾拿过等级不同的奖项。他喜爱书法不计名利,只为传播和复兴中国传统文化尽自己的一份力量,至今还在西飞公司阎良区老年大学任教师,向众多的学员们讲授着书法理论知识。本立身为宁家传人,其言谈举止和所做所为,分明沁映着宁家世代相守的那份家国情怀的薪火。
宁家人几代传承的文脉和他们持有的家国情怀操守,是值得人们怀念与敬仰的。行文值此我的脑海中,仿佛涌映出了一幅鲜明的画面。在那荆山的苍松翠柏间,耸立着一尊高大巍峨地石碑,碑面上宁毅候老先生的神采栩栩如生,他那颇具时尚的礼帽下,一双炯炯有神的眼晴正在深情眺望着,他一生深爱的故乡。朦胧中,我又觉得那石碑渐渐化为了宁毅候老先生生前模样,他穿着一袭兰布长袍伏身在案桌上,手中那管巨笔正在龙飞凤舞着几个大字:家国情怀。那方铜墨盒在案头静静地敞开着,在浓浓的墨香中闪闪地发着光。

                                2016.07.22
00
回复

使用道具 打印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XA12997S
发表新贴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