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167 回复:0 发表于 2018-5-20 22:54
dvdvr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打印    举报
跳转到指定楼层

两个春天之间的改革——陆军第76集团军组建纪事 [复制链接]


        
  对于。“在13个集团军中,76集团军依托基础最薄弱、驻地海拔最高、自然条件最苦。”该集团军军长范承才说,“谱写历史的序幕已经拉开,每个人都是执笔人,都是创作者。”

  再见,群众路

  调整组建命令下达时,原21集团军勤务保障分队战士王忠智正在休假,准备假期结束后把妻子带到部队驻地,没想到,假刚休到一半就接到了召回电话。

  炊事班长张则刚的爱人从四川老家到单位看他,没住几天,移防命令到了,他立刻把爱人送上火车,着手为先遣保障做准备。

  30岁的宣传处干事张二恒,原,十几名炊事员每天早上5点40分起床,“一天不得闲,三四个人要揉近3000个馒头”。

  但没有人抱怨条件艰苦。人手少、任务重,距离军委规定的集团军机关成立时限越来越近,每个人都在自己的岗位上高速运转。3月底,集团军福八凳祷埃仗狄母铮倚睦锖苡淘ァ!?

  “你是女人,但更是一名军人。”曾经当过兵的父亲一句话坚定了她的决心,她决定带着女儿到高原报到。公公婆婆听说后,主动提出到。在老部队时,只要一有空他就陪在妻子和女儿身边,从网上找些菜谱为她们做饭。今年3月部队移防搬迁,这样的日子又成了过去式。

  对于这次改革,妻子薛杨显得非常淡定。“作为军嫂已经习惯了,结婚8年,我们搬了10多次家。”她微笑着说,“嫁给军人生活就像打游击,我一直喊他游击队长。”

  以前,薛杨总是撵着丈夫跑。张磊调到天水,她跟着到天水,丈夫调到陇西,她又跟着去陇西。而这次,她已经怀孕3个月,带着6岁大的女儿,“想追也追不动了。”

  两人商外链代发量过后,决定让她和女儿先留在老部队驻地,一边备孕,一边照顾女儿上幼儿园。6岁的小嘉玉十分懂事,妈妈在家里接受采访时,没人照看的她就在一旁安静地写作业。自从知道妈妈怀孕后,这个喜欢舞蹈和钢琴的小姑娘每天晚上都会对着妈妈的肚子讲故事,或者唱一首歌。

  不能陪在妻子女儿身边,张磊觉得很愧疚,但他太忙了。集团军机关刚刚组建,他经手的各类文件摞起来有一人多高,加班加点是常态。有好几次,他准备利用假日回去看看妻女,车票都买好了,结果因为临时有任务始终没能成行。

  4月10日是薛杨产检的日子,当晚张磊收到妻子短信,告知检查结果很好,让他放心。其实,那天薛杨一个人在医院不同科室之间来回跑,孕吐反应很大,“感觉很无助”。

  “好多家属生小孩时丈夫都没在身边,等到改革理顺了,这些困难慢慢也就解决好了。”薛杨安慰自己。

  还有很多军属站在丈夫背后默默支持这次改革。大部队移防后,两地分居成了这些军人家庭普遍面临的状况。还有的家庭,一家5口分散在5个不同的地方,只能通过电话倾诉思念。

  一些家属对于两地分居的生活已经习以为常,而一些军嫂才刚刚开始体会和丈夫两地相隔的滋味。“他平时比较忙,出差多,也经常不在家,但这和两地分居的感觉是不一样的。”该集团军干部余占平的妻子王琼说,“以前是我等你回来,现在是我休假了过去看你。”

  他们1岁半的女儿余卓凝经常看着余占平的照片,不停地叫爸爸。实在想爸爸了,小家伙会拿起座机,直接对着话筒喊:“爸爸,爸爸!”

  王琼经常和大院里的其他军嫂一起聊天,在她看来,这是一个坚强和独立的群体。面对这次移防搬迁,有的军嫂选择留在原单位驻地,照顾正在上学的孩子,有的军嫂正在努力考取 王达  

      
      
00
回复

使用道具 打印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XA12997S
发表新贴 回顶部